您现在的位置: 馈赠生命,地质大爱超越生死——安徽省地矿局327地质队23位老人志愿捐献遗体>>主题活动>>弘扬正能量主题活动

    馈赠生命,地质大爱超越生死——安徽省地矿局327地质队23位老人志愿捐献遗体

      在安徽省地矿局327地质队生活区,23位老人志愿捐献遗体。年轻时,他们同为祖国找矿,如今,他们共同选择继续奉献祖国,在自己百年之后让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捐献遗体——23位老人的故事

      见到丁立长老人的那天,阳光洒在丁老的身上,他正在阳台上晒腊肠,矮小的他背影被阳光拉得很长。“我百年后,烧了就烧了,那不如给国家做点贡献,给医学当个标本。”丁老笑呵呵地说。面色红润、头发花白的丁老,已有84岁了,除了耳朵有点不灵光,身体仍然很硬朗。

      丁立长是327地质队最早志愿捐献遗体的老人。在丁老的家里,有一张他在大蜀山陵园遗体捐献公墓上的照片,站在鲜花丛中的丁老神采飞扬。“这是我的人生后花园,以后我的名字也将刻在这光荣的墓碑上。”丁老高兴地说。

      1956年,丁立长在上海参军时曾获得三等功。当时,上海医科大学的老师,向他们介绍了当时我国医学研究和医疗方面遗体来源匮乏的情况,捐献遗体的想法就深深地埋在他的心里。“我当时在327队干的就是机修,机器坏了只有拆开,了解结构,技术才能提高,医学也一样。”丁老说。2002年他从地质队退休后,便毅然决定志愿捐献自己的遗体。

      当时,安徽省遗体捐献中心尚未挂牌成立,丁立长经过多方奔走,一直没有找到正式的遗体接受部门。“他先骑车去安徽医科大学,后来又去合肥市民政局,又去了公证处,足足跑了一星期,最终完成了心愿。”丁立长的老伴说。她告诉记者,丁老曾经在巢湖救火,自己差点受伤,这事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

      丁老夫妻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在合肥生活工作,平时经常来看望父母。在女儿丁梅的眼里,父亲是一个没有一点“私心”的老人。“国家不要有损失”是丁立长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从小就教育儿女要有一颗公德心。

      “我一名普通的老百姓,退休工资能养老,生病国家负担大头,房子是国家给我的,捐献自己就算是我对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回报吧。”丁老说。耳朵不灵光的丁老,说话声音特别大,但他却总是用手挡着自己的嘴,于细微处给予别人周到的关照。

      据悉,这个主要由327地质队退休职工组成的遗体志愿捐献团队,从2002年至今已有23人登记志愿捐献遗体,其中4位老人已经过世并完成了捐献。4位老人中,有3位是327地质队退休职工,1位是327地质队退休职工家属。这20名志愿者有的是老党员,有的是走遍全国的地质勘探和采矿工人,其中年龄最大的1929年出生,而最年轻的1967年出生。 

      群体效应——奉献情怀感动身边人

      “自从我们社区成立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医大接受站,公布了电话号码,就不断有人打电话来咨询遗体捐献相关情况。327队的退休职工们给我们社区形成了很好的带头作用,传播了正能量。不仅是我们社区的居民深受感动,还有其他社区的居民也加入到这一团体中。”327地质队所在社区七里站街道廿埠社区工作人员说。

      据了解,廿埠社区志愿捐献遗体的数字还在不断更新中。在“327队捐献团”中,有夫妻双方相约一起捐献的,也有几十年的老友结伴同行的。已经完成捐献的苏克俭老人的爱人毕治国、女儿毕琳也是遗体捐献志愿者,他们是327地质队区的“捐献之家”。

      “我干了30多年地质工作,知道标本、数据对科学研究有多重要。”如今已经80岁的张志良说。退休前,他是327地质队的一名地质科技人员,高级工程师,常年在野外作业。在他看来,医学和地质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想到自己百年之后,遗体还可以用于医学研究,培养更多的医生。器官也有可能让别人重获新生,就觉得自己的决定非常有意义。

      张志良不仅自己志愿捐献遗体,还鼓动老伴沈佩珍和自己一起,签署了志愿捐献遗体申请登记表。“我们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现在做贡献也要一起,而且还和这么多的老朋友在一起,我觉得非常有意义。”沈佩珍说。

      笔者在327队家属大院看到,院子里来来往往的行人见面就打招呼,说话就面带微笑,在冬日里有一种别样的温暖。”我们都是30多年的好朋友,楼前楼后住着,一起工作一起退休,想法观点也会相互影响。”捐献遗体志愿者黄书能说。

      黄老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和老朋友们一起去大蜀山游玩,丁立长说他以后就要在大蜀山“安家”,也深深触动了他。思前想后,在丁立长的带动下,他也在遗体捐献志愿书上签上自己的姓名。

      刘益荣并非327地质队大院的退休职工或家属,她之所以想要捐献遗体,完全是因为她被“327队捐献团”成员的大爱感动了。66岁的刘益荣有一个智力残疾的女儿,40多年来,她一直不离不弃地照顾女儿。幸运的是,女儿一直都非常乖巧、听话,生活能够自理。因为看到了隔壁的327地质队大院里这么多老人都志愿捐献遗体,刘益荣也想在自己百年之后将遗体捐献给国家。“我没什么能报答国家的,等我百年后,希望我的遗体能用于医学研究或是救人一命,也算是我为国家做贡献了。”

      “廿埠社区很多退休老人都是以前在327地质队从事地质工作,这个队伍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找矿至今,是个老地质队。这些退休职工素质都比较高,他们既了解捐献遗体的意义,思想意识又超前,相互影响、志同道合,从而形成了捐献遗体的群体效应。”瑶海区七里站街道党工委书记付华正赞许地说。 

      改变观念——让更多的人因此受惠

      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11月22日,遗体捐献志愿者李荣述老人,完成了人生中的最后心愿,成功捐献遗体,成为327地质队第4位完成捐献的老人。

      “遗体捐献”现在已经越来越多地被人们了解,捐献志愿者也凭着一份爱心和信念,选择将遗体捐献,选择让自己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存在。327地质队的遗体捐献志愿团队的事迹也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中国青年报》《中国自然资源报(原中国国土资源报)》《中国矿业报》《安徽日报》《合肥晚报》《江淮晨报》等多家国家、省部及地市媒体均给予了报道,安徽经视电视台也为他们做过采访报道。2015年2月6日,合肥市2014年度“十大新闻/经济人物”颁奖典礼举行,由安徽省地矿局327地质队退休职工组成的遗体捐献志愿团体喜获“合肥市十大新闻人物”荣誉称号。该队最早志愿捐献遗体的丁立长老人作为志愿者团体的代表上台领奖,合肥市委副书记凌云为老人授牌。

      人体器官移植技术是二十世纪医学领域取得的重大进展之一,它挽救了成千上万患者的生命。随着医学科技的发展,技术的提高,器官移植医疗技术在我国已很成熟,且移植成功率非常高,手术需求量激增。遗体主要用于医学教学、病理解剖和器官移植。捐献遗体对于支持医学教育和科研事业意义十分重大。比如对遗体进行病理解剖可以提高医学诊断及手术的成功率,使更多病人免受误诊之苦。

      “总体来说,遗体捐献的志愿者占人口比例很小,能成功完成捐献的占申请遗体捐献登记的比例更小,主要是很多人受思想观念的影响。”安徽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相关负责人说。“入土为安”的传统想法还在很多人心中根深蒂固,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损之不孝”等传统观念束缚,有很多人不理解遗体捐献,更不能接受遗体捐献。“我们经常会碰到老人愿意捐献,哪怕之前签署了捐献申请,子女得知后仍死活都不同意,最后只得求助于公证。”

      据介绍,安徽省迄今已有4300多例志愿申请遗体捐献登记,已完成捐献近400例。从2010年以来,每年都有近400人新加入志愿捐献行列,约有50人成功捐献。安徽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常务副站长付杰补充道:“从这一数字更可以看出,像327地质队大院这样集中的捐献团体,在全省实属罕见,令人敬佩!” 

      如今,安徽省地矿局327地质队已步入建队后的第六十个年头。这个秉承着“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功勋地质队、百强地质队,已经带领着一批又一批地质人走过了半个多世纪。他们在敬业奉献、为国找矿、捧出一个个地质找矿成果的同时,也用地质人朴实的爱,关爱着身边人,回馈着社会,报答着国家。走向生命尽头的地质人,还惦记着为国家做最后的贡献,奉献一己之身,换取更多人的安康。如此这般大爱,我们怎能不敬佩?

      (安徽省地矿局327地质队  彭婧)